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仲裁动态>2016年全国仲裁工作年会专题报道
卢云华同志在2016年全国仲裁工作年会上的讲话
2016-11-24 / 重庆仲裁委员会

  大家认认真真开了一天会,很辛苦。刚才振华同志讲的,我都赞成,也借今天这个机会跟大家谈谈心。
  本次年会是在全国仲裁界经过21年的艰苦奋斗,取得了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仲裁事业辉煌创业成就的时刻召开的,也是中国仲裁站在新的发展起点上以更宽远的境界、向更高远的发展目标前进的时刻召开的,同时也是全国仲裁工作已经迈入了第二次创业的跨越式发展时期召开的。会议研究的两项重要工作关系到我国仲裁事业眼前和长远的发展,决定着我国能不能由仲裁大国发展成为仲裁强国,因此对本次会议的重要性要有恰如其分的估计,在座的同志们都是事业中人,对我们的事业发展要有准确的把握和准确的历史感悟力。关于今后的工作安排和要求,刚才振华同志都讲了,我就不再重复了。下面,我就全国仲裁工作今后的两个重要问题讲点想法,和大家一起商量。
  在此之前,我就仲裁机构的廉政建设问题先说几句。从仲裁法颁布以后、我国仲裁机构重组以来,全国各仲裁机构普遍比较重视廉政建设工作,也制定了不少制度。20年来,我们整体行业出现的问题不是很多,但还是不能麻痹。仲裁工作掌握着社会经济利益予夺的裁判权,在现在的历史条件下,对仲裁员队伍和仲裁工作人员队伍来说,对我们的领导干部队伍来说,都是一项高风险的工作。这些高风险不是现在才有的,从我们开始那一天就有。许多同志讲“仲裁是一块净土、一片蓝天”,我看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不是眼前的实际。我们对仲裁工作廉政建设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能等出了问题再去总结教训,我国仲裁事业才刚刚创业,还很弱小,经不起出这样的问题。所以,廉政建设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怎么讲都不过分,常讲常新。希望我们在抓发展的同时,一定要把这件事牢牢抓住,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出闪失。
  下面,我讲两件事。
  第一件事,关于“二次创业”和“二次创业”的目标。当前我国仲裁工作正处在二次创业时期,第二次创业是在2004年仲裁法颁布十周年的时候提出的,当时提出“二次创业”的主要考虑是:第一,长期以来制约我国仲裁事业发展的先进的仲裁法律制度与相对滞后的社会仲裁意识和初始的仲裁工作水平的矛盾,这个基本矛盾仍然存在,而且会长期制约我国仲裁事业的发展。当时虽然经过全国仲裁界的辛勤努力,取得了显著的创业成就,由仲裁法颁布第二年全国受案1000多件达到了38000多件,但在我国相对滞后的社会仲裁意识没有根本改变,仲裁工作水平仍然处在初始阶段,因此我们还需要用创业的精神去解决好,去提升、去改变相对滞后的社会仲裁意识和初始的仲裁工作水平。第二、仲裁工作虽然取得了成绩,但所发挥的作用与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这个仲裁工作的主要矛盾仍然突出存在。从全国范围讲,不管是直辖市、省会市,还是设区的市,东西南北中,还没有哪一个地方的仲裁工作可以说满足了所在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这个主要矛盾决定了我国仲裁工作的任务。这两个矛盾典型的、充分的说明,我们的创业任务还没有完成,国家颁布仲裁法是为了给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保障,我们还没有创建出一个符合要求、满足法律规定的事业,因此动员全国仲裁界继续保持高昂的斗志,保持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再继续前进,完成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仲裁事业的创业重任。在明确“二次创业”的同时,我们提出了“二次创业”的目标:“要把我国仲裁工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的积极作用上升为重要作用。”这个目标的表述是定性的表述,但含义是定量的含义,当时经过反复斟酌,把这个目标用定性的表述来讲,但实际考虑的是仲裁在解决社会纠纷的份额中做到“三分天下有其一”才能叫重要作用,只有我们达到了重要作用的等级,才可能说把国家一项事业创建成功,也只有达到了这个目标,才可能说由我们亲手创建的这项事业将在我们的国家和社会长久的存在、发展下去,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稳定的保证作用。经过全国仲裁界的艰苦努力,在二次创业提出以后,我们由当初的年收案38000多件到达去年13万多件,受案数涨了300%;标的额由当时的500多亿到了现在的4000多亿,涨了近800%。也就是说,全国仲裁界在第二个十年里,保持了昂扬的创业精神,取得了优异的创业成果。从前三年开始的,我们已经跨入了第二次创业的跨越式发展时期,我们应该乘势向前,奋勇而起。今天,我们站在一个新的历史高度来考虑打造一个中国仲裁事业的升级版,怎么升级?目标想跟大家商量一下,争取用几年的时间,迈上年收案50万件的台阶,向100万件挺进,这个目标的确定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我们的创业步伐不仅要考虑到自身的发展需要,更重要是要考虑到经济社会发展对我们不断增长的要求。大家都说我们是仲裁大国,“仲裁大国”是在2001年在济南召开的全国仲裁发展工作座谈会上提出来的,这个会是为了贯彻长沙会议精神召开的,长沙会议确定的长沙会议精神是“发展我国仲裁事业,推进仲裁法律制度是根本,融入市场经济是关键”,这个精神的三个动词:发展、推行、融入,要解决中国仲裁事业的创业问题,这是全国仲裁界确定的一个正确工作指导方针,也是中国仲裁在创业初期确定的一个发展战略,同时也有很强的策略性。为了把长沙会议精神贯彻好,第二年在济南开了这个发展工作座谈会,就是要告诉全国,中国仲裁事业的创业要始终坚持发展第一要务,千问题万问题不能停下发展来解决,只能通过发展来解决。事实证明,当年的很多问题都随着我们20年的发展得到了解决,解决发展问题是解决创建我国仲裁事业所有问题的总把手。召开济南会议时,全国仲裁界的总量大概是13800件,在那个会议上提出了三个努力:努力使仲裁法律制度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保障;努力使仲裁成为我国解决民商事纠纷的重要手段;努力使我国成为仲裁大国,并成为具有国际公信力的仲裁大国。这“三个努力”的提出,反映了对我国仲裁事业的信心,反映了对我国仲裁事业发展规律的认识,极大的鼓舞了全国仲裁界创业的信心。我不敢说这个目标有多科学,但它肯定是有作用的。今天它实现了,在考虑久后的目标的时候,要怎么考虑?我们是一代创业人,肩负的是历史的、社会的责任,我们应该有更高远的目标、更宽的视野,来考虑、谋划我们的未来,目标在很大程度上有激励作用。20年我国仲裁界的辛勤努力,已经证明了我们是有能力创建这一番事业的,所以这个目标经过我们的努力也是能够实现的。实际上,我担心的不是能不能实现这个目标,而是达到了这个目标,也未必能很好的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同志们,让我们一起共同努力,实现这个目标。法制办是联系仲裁工作,而不是领导仲裁工作,在这里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参照,使各仲裁机构参照这个目标,结合本地实际,安排好各自的工作,我对实现这个目标充满了信心,而且时间不会很长。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两化”战略。“两化”准确的讲是受理案件多样化、处理案件多元化。其实还有一句话,叫“少敲锤子多解扣子”。在仲裁法颁布20周年之前,我们就在考虑我国仲裁事业要想完成二次创业的任务,实现二次创业的目标,靠什么?目标有了,任务有了,战略是什么?这需要我们很好地进行总结。虽然我们经过20年的艰苦奋斗取得了辉煌的成就,颁布20年、实施20年,我们搞了很多活动,向社会各界比较充分地展示了仲裁创业者良好的精神风貌和成就,但我们还是要实事求是的、认真地寻找自己的不足,以便不断地完善自己、发展自己。从当时总结的情况看,我国仲裁在20年时间里,由于创业时间比较短,我们在改变相对滞后的社会仲裁意识方面取得的成绩是比较显著的,但是在改变初始的仲裁工作水平方面,步子还不够大,变化也不够大。我国仲裁受传统商事仲裁的影响比较深,也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传统商事仲裁的三个短板。第一个短板,仲裁作为一种社会服务,还仍然是小众服务产品,仲裁争议解决方式已经服务和可能服务的都是小众。我们取得了显著的创业成就,但仲裁地位并没有显著提高、社会认可度没有显著提高,党委政府的重视度也没有显著提高。这是客观现实。原因是什么?这可能和我们提供的只是小众服务产品有关。第二个短板,仲裁作为一种解决社会矛盾的方式,在过去的年代里解决的还并不是影响社会稳定最主要的矛盾。我们社会有很多矛盾纠纷,纠纷解决方式要求的是为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服务,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保障,如果我们解决的不是主要纠纷、主要矛盾,我们的作用就很难彰显出来,地位就很难提升,要求方方面面重视也是勉为其难的。第三个短板,过去20年采取的仲裁纠纷解决方式基本还是传统商事活动的结果,已经不能满足现代商事活动解决纠纷的需要。现在新的商事领域越来越多,矛盾纠纷越来越大,很多传统商事领域已经被新型商事领域所替代,而我们还在用传统的方式解决矛盾纠纷。概况起来说,也就是我们解决的纠纷单一,解决纠纷的方式也比较单一,如果只搞商事,仅用裁决一种方式,要想把仲裁纠纷解决方式的作用充分发挥起来难度是很大的,不仅不可能获得广泛的发展领域和潜力,也不能很好的适应经济社会对我们的要求。要寻找一种办法,使仲裁能够更广泛的发挥作用,充分体现仲裁特殊的纠纷解决方式的价值,我们要考虑三种价值:一是仲裁在整个社会纠纷解决中的专业价值。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工业化社会以后,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专门化、专业化的趋势有所改变,社会分工的边际开始模糊,开始向综合化方向发展,譬如今天上午忠谦同志介绍的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发生的纠纷已经不再提交给在社会分工中专门的纠纷处理组织,而是自己设置机制来解决,它既是电子商务活动组织,也是电子商务纠纷解决的组织。二是要鲜明的体现出仲裁的社会价值。这需要有相当的量才能体现出来,如果我们处理的纠纷就是仨瓜两枣,想体现出仲裁的社会价值,想让社会认可,获得比较高的社会地位,那是不可能的。三是要能够体现出仲裁的政治价值。仲裁事业要能够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有全局性、大局性的意义,发挥全局性、大局性的作用,需要有较高的量和较高的质,是质、量结合的体现。因此,这三个价值是我国仲裁事业发展所要追求的。这三个价值的实现要靠新的方法,仅仅靠传统商事纠纷,仅仅靠裁决一种手段,是实现不了的。这既是从仲裁事业发展战略角度来考虑,也是从仲裁工作的指导思想、理论基础来考虑。
  在座的同志们大多是学法的,仲裁和法律有没有关系?确实有关系,但仲裁是一个独立的客观事物,不是简单适用法律的活动,也不是司法活动。仲裁作为一种纠纷解决方式,是一种社会纠纷解决工作和活动,因此,搞仲裁的同志们应该更多的研究社会矛盾和纠纷的产生发展,研究摸索如何解决好社会矛盾和纠纷。这里我想跟大家共同分享几条有关人类社会矛盾纠纷产生和矛盾纠纷解决的关系的基本想法。一、人类社会是矛盾性和统一性并存的,不可避免的存在着社会个体间的利益矛盾,同时也存在着整体利益的趋同,具备矛盾产生和解决的客观必然性。去年在青岛我讲过,纵观人类社会,矛盾与纠纷生生不息,绵延不绝。这是我们搞纠纷解决的同志做这项工作最起码需要掌握的一条。二、人类社会的矛盾和纠纷只能妥善解决,不可能彻底消灭。对一个社会来说,对待社会矛盾和纠纷的基本态度,不是消灭掉,而是要妥善解决,妥善解决社会矛盾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三、人类社会发展的越快,社会矛盾纠纷就会越多,而不是相反。人类社会快速发展带来的是利益主体的增加、利益关系的增加、利益活动的增加、利益纠纷和矛盾的大量增加,不同的、新的、前所未有的利益实现方式的大量增加,因此解决纠纷的需要和需求就越高,纠纷解决方式的发展潜力就越大。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也产生了大量的纠纷,这是正常的、也是必然的,同时在客观上也对整个社会纠纷解决体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整个社会纠纷解决体制能够更快、更多、更好的解决社会矛盾。仲裁作为社会纠纷解决体制中的一种方式,应该更好的应对。四、社会矛盾和纠纷解决需要是第一性的,纠纷解决方式是第二性的,任何纠纷解决方式的发展必须适应社会矛盾和纠纷的发展趋势,必须服从并服务于社会矛盾纠纷解决的需要,而不是相反。昨天北京仲裁委的林志炜秘书长就仲裁工作讲了一句话,讲的很好,他说“社会需要什么,我们仲裁就做什么”,这句话讲出了仲裁和社会的关系,讲清楚了仲裁作为纠纷解决方式和纠纷解决需要的关系,这是发展我国仲裁工作的理论基点。五、社会矛盾纠纷的性质决定着纠纷解决的方式,决定着纠纷解决的发展,非对抗的社会矛盾和纠纷要坚持用非对抗的纠纷解决方式来解决。近几十年我国的矛盾纠纷很多,但概括起来讲,都是我们国家和社会在发展中的纠纷和矛盾,是在发展的大前提下的利益纠纷和矛盾,不是根本性、对抗性的矛盾和纠纷。因此,这些纠纷应该尽可能多的用非对抗的纠纷解决方式来解决。仲裁是一种非对抗的纠纷解决方式,对经济、对社会有极强的融合性,因此我国矛盾发展情况,对仲裁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机遇。问题就在于,我们在处理纠纷的时候是不是都用了非对抗的方法和方式。六、我曾在厦门座谈会上讲过,从仲裁对经济社会发挥的作用来看,仲裁也是生产力。实际上,好的纠纷解决方式也是生产力。去年在青岛我又讲,社会矛盾和纠纷的解决也是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重要动力,它与经济发展、与社会文明建设一样,也是社会进步的重要引擎,这也是一个最基本的道理。纠纷解决服务对于社会服务来说,对整个社会的发展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比较典型的表现是,纠纷解决在国外已经逐步显现出产业化的特点了,至于产业化怎么样另说,但我们完全可以看到纠纷解决对社会发展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在当今世界,无论从国内国外看,社会矛盾纠纷正处在多发时期,大家都讲诉讼爆炸,实际上诉讼不会爆炸,是社会纠纷和矛盾爆炸。我们一定要清醒的认识到,这个时期既是社会矛盾纠纷的多发时期,更是纠纷解决方式的变革时期。在这个时候,“顺者昌、逆者亡”,我们要迅速的在这个时期进行变革,打造一个新型的、现代的中国仲裁,符合我国仲裁事业发展的客观需要,满足经济社会对我们的客观要求。这几条是对“两化”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的基本考虑。“两化”需要把20年已经被我们这一代仲裁人证明了的仲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妥善解决社会纠纷、在我们国家社会治理中的巧实力软手段的作用推向社会各个领域。过去商事仲裁就是商人之间的游戏,是富人俱乐部,今天把它打造成公众仲裁、社会仲裁、人民仲裁,“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要更多更好的解决社会矛盾和纠纷,以便壮大我们、发展我们,最终最终完成创业任务,以便更好、更充分的满足经济社会对我们的要求。我们有些同志可能一时还不能理解,这不要紧,思想慢慢通,但我们会经常讲。
  做好“两化”工作有几个重点,希望同志们认真抓好。第一个重点是汇报,搞“两化”工作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让仲裁进大局、进全局,不进大局、不进全局就没有作用,没有地位,仲裁要进大局、进全局,关键是要向当地党委政府做好汇报。案件受理多样化、纠纷处理多元化、少敲槌子多解扣子,这些语言党委政府一听就懂,就能明白这项工作有多重要的意义。仲裁要向社会各个领域进军,如果没有党委政府的支持,没有社会各个部门的支持,是很难办到的,一定要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争取党委政府重视和支持。事实也证明,“两化”工作能得到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这里有很多鲜活的例子,深圳仲裁委搞了“两化”,党委政府就前所未有的对仲裁工作重视,通过“两化”工作对仲裁工作给予了重视。所以,这是前提性、基础性、首要的工作。大家别闷头干,我们是在为社会服务,是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要先请示、先报告,争取支持、争取重视,很多仲裁机构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大家可以相互借鉴。二、制作一个好方案,把方方面面动员起来。这个方案要能体现出两化是大局、全局的工作,是要动员方方面面支持的工作。三、要解决思想认识问题。干任何事情思想第一,但也不能等思想问题都解决了再干,能认识到什么程度就先干到什么程度,要随着实践的不断深化,认识也不断的深化。四、要让仲裁员成为能解扣子的仲裁员,有更多解扣子的本事,不能光是敲锤子,敲锤子的本事固然重要,但可以增加一些本事,譬如:能够制定出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组织双方当事人像谈判一样谈谈纠纷的解决。仲裁不是第三方主宰当事人命运的纠纷解决方式,而应该成为在第三方的参与下,通过调动当事人对自身民事权益处分的权利来解决纠纷这样一种方式。在贵阳会议上我说过“仲裁是民主的纠纷解决方式”,就是这个意思。不是有纠纷了将自己的权益交给第三方去主宰,而是要能启发当事人认识到共同平和解决纠纷的必要性、利益性,从而使他们能够自觉自愿的利用他们对自身民事权益的处分权利来平和的解决纠纷,这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的专家应该是能够解决纠纷的专家。总之,我们已经确定了“两化”战略作为实现二次创业的基本战略,希望大家努力探索。在这个过程中,板石是很重要的,允许出错,但我想在这个大方向下不会出什么大错,因为我们着眼的是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讲到这。我相信我国仲裁事业的创业任务最终一定能够完成,“两化”在当前来说是我们的发展战略,但久后来说,它很可能是我们的社会纠纷和矛盾解决的一条正确道路。沿着这条道路,会不断走向中国仲裁事业发展的辉煌。
  本次会议得到了重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得到了中央国家机关、中国政法大学和西南政法大学的大力支持,得到了全国仲裁机构的大力支持,发言的同志们都做了很好的准备,提供了很好的经验,我建议全场以热烈掌声对他们表示感谢。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023-63638353
  • 传真:023-63638353
  • 邮编:401121
  •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星光大道96号土星B2幢
  • Copyright (c) 2016-2017 重庆仲裁委员会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13494号-1

重庆仲裁微信公众平台